您的位置:首页  »  淫妻交换  »  
暴露凌辱女友8-9作者jingzi9357
字数:70
链接:


***********************************
女友文里最喜欢的莫过於胡作非大哥的《凌辱女友系列》和holdme1234大

哥的《暴露女友系列》,所以,考虑再三,还是将自己的故事取名叫《暴露凌辱女友》,以表对两位前辈的崇敬。同时,女友蓉蓉的性格也是结合了少霞与小倩的影子。只是创作来源於生活,生活环境的不同,必定会给大大们提供更多的场景,挥洒亿万子孙!

***********************************
(八)水上乐园补续(上)

话说和女友从水上乐园出来后,上了公车,公车上不巧又碰到了刚刚在水里凌辱过女友的猪哥和老鬼。面对新鲜可口的女友,他们当然没有放过,背着我,隔着一排的距离,将女友的内裤剪碎,脱去,并伺机再次凌辱女友,但,在深爱着的男友边上,女友还是不顾威胁,奋力抵制,不到站就匆匆的下了车,逃离了魔抓 (详见《暴露凌辱女友(三)(水上乐园下》)

九点多的市区人不多了,女友和我牵着手向小吃街走去。女友的淡绿色t恤是收腰的,没有钮扣,而是拉链式的。天气比较热,拉链只拉到刚掩住胸罩,里面白色的文胸若隐若现。我最喜欢女友穿这种t恤,拉链的快捷可以比钮扣更突然的让女友暴露。好几次,让女友措手不及的掩住双乳,都是这件t恤的功劳,女友又羞、又急、又骚、又纠结的神态,是我兴奋的源泉。

女友下身穿着粉色a字裙,应该到大腿一半,可是,经过刚刚车上的折腾,现在只到三分之一了,女友嫩白的大腿耀眼的吸引着路人的目光。不要忘了,此时的女友裙子里是真空的!

女友空着的手不时地会去挡住过份飘动的裙摆,尤其是上下楼梯的时候,真的是小心翼翼,甚至一步一格的搞得像腿脚不好一样,这反而更引起了路人的侧目。

不多时,就有一个中年胖子开始尾随着我们。胖子头发很短,朝天鼻上戴着黑框眼镜,沙滩裤加条纹t恤,猥琐得很,眼镜后的小眼睛一直聚焦着女友的臀部。

离小吃街不远,有一家化妆品店,女友老远就看到【新品到货,快速焗油】
的招牌,还没到店门口就说要去看看。女友想焗油很久了,只是我并不支持,那时,只有小太妹是染发的。女友知道我不情愿,哼一声,一噘嘴,甩开我的手,大步走向了化妆品店,哈哈,女友已经忘了自己的状态。

夏天的店家都开空调的,为了招揽生意,很多店都把门开得大大的。而空调需要气密,这样,有些店在门口装了隔离气幕,就是在门框之上装一个长方形的向下吹风的风扇,风力挺大的。

只见女友兴沖沖的大步走向店门,就在进门的一刹那,哇,女友的粉色短裙突然向上翻了起来,顿时,女友白白的屁股露出了一大半。由於裙子是整个向上翻的,女友忙不迭的压住了前面,还好动作快,店里没什么人,营业员也在各忙各的,好像没人发现。但后面的裙子,却随着前面的下压而翻得更高,女友整个白屁股都露了出来,店门外的几个人看得清清楚楚!

【哎,光的,光屁股的 】一对情侣小声说道。

【不要脸!鸡!】一个大妈狠狠地说道。

那个尾随的中年胖男人,更是盯着女友的屁股做癡汉状。

女友忙将裙子拉好,回头羞涩的看着我,像是自责,又像是要安慰。

【这里有风 】女友低声下气的说。

【没事,没事,没人看到,怎么没有穿啊?】我拉过女友,护在她的后面。
【刚刚弄髒了,不能穿了 】女友实在不适合吹牛。

【没什么,不要紧的,去看焗油吧!】我不想让女友愁眉苦脸。

【我想褐色的。】女友也转移话题了,到柜台东张西望。

【最好,不要全部焗,要散一点。】我希望女友低调一点,那时,我们在学校已经很出名了,辅导员都约谈过我们的父母了,要我们不要太张扬。

【那要到店里焗的,很贵的,买一瓶不到一百,还可以焗好几次。】女友也是靠零用钱过日子。

我想了想,看着心爱的女友说:【不要紧,去店里吧,月底kfc的工资发了,
我有钱。散一点,又好看,又不显眼。】我决定满足女友,她开心就是我的快乐。
【那是辛苦钱,我们说好的,一起出来的时候用的。】

暑假无聊在kfc炸薯条,上校鸡块,煮玉米棒,其实一点都不辛苦,但女友也疼惜我。

【一样的。听话,要不现在就去,反正不晚!】女友今天很【性苦】,她满足了我的欲望,我必须补偿她!

【嗯,嘻嘻 啄!】女友开心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也不买焗油啫喱了。
女友想吃排骨年糕,所以我们先到小吃街,再去焗油。出了店门,那个胖子还在外面望着,真执着啊!还一直盯着女友的裙子,弄得女友下意识的理了理。
小吃街人挤人的,因为是夜市,所以很热闹。女友挽着我的手,胸口紧贴着手臂,嫩软的感受,既熟悉又渴望。吃排骨年糕的人很多,我先去买票,再凭票领,那是当年国营单位的残毒,排骨和年糕是分开来领的。为了赶时间,我领排骨,女友领年糕,两边的人都很多。

只见女友刚刚站到队伍里,那个尾随我们的胖子就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大大咧咧的站在女友的身后,还顶了一下女友的屁股。女友回头想抗议,却看到这张丑恶的猥琐脸,顿时泄气,转过头看我这里,我却装作专心排队。

眼镜朝天鼻中年胖子看出女友胆小怕事,就试着得寸进尺,藉着队伍前进的机会,硬生生的贴在女友的背后,沙滩裤前的隆起正对着女友的臀部。女友咬咬牙,挪步向前,但,前面是个穿着背心的老伯,女友柔软的胸部直接顶在老伯背上,老伯回过头,色迷迷的看了看漂亮的女友,装作没事的左右晃着身体,用背部摩擦女友的乳房。

女友脸红了,伸出手肘往后面的胖子肋部顶去,胖子皮糙肉厚,不仅没有反应,还脸色一变,露出凶悍的样子,靠里面的手往下伸去。因为女友那一排靠着墙,所以我看不清胖子在干什么,但不用说,一定藉着墙壁的掩护吃女友豆腐。
女友的表情突然一变,惊愕的神色说明我猜对了。女友又一次回过头,刚想说什么,胖子竟凑到女友耳边嘀咕一下,女友顿时没了愤愤的气焰,软了下来,转过头,装作没事。

没事了?不是,女友的裙子开始缓缓地向墙这边收紧,渐渐向上,对着我的裙子包紧了屁股,没有内裤的臀肉紧贴着裙子,线条顺滑,一定是伸进女友裙子里摸屁股了。太欺负人了!

女友神色慌张,明明前面大伯向前移动,空出了位置,女友还是左顾右盼,直到身体不和谐的扭动一下,和胖子一起向前。大伯拿好了年糕,女友也不得不凑上去领年糕,只是裙子从胖子这边带出,皱得很。女友拿好年糕,待胖子拿,哪知,他对营业员说了一声忘记牌子了,就带着小人得志的神情离开了。

排骨年糕是美味的,更美味的是坐在对面的女友,刚刚只是被吃了豆腐,女友还是有很强承受能力的。性,越熟悉,越放得开,越多,越想翻花样,无论男女,只要几乎适合,应该都会接受吧!

焗油的地方离女友家不远,快十点了,女友喜滋滋的坐在发廊的椅子上。发廊很小,前店20平米,一张转角沙发贴着店堂的左面,右面三张理发椅,墙上的镜子连成一体,下半部份就是梳妆台,店堂里面黑黑的,估计是洗头的地方。
发廊没有生意,刚刚我们进店时是两个年轻女子招呼的,知道焗油以后有点失望,叫了沙发上的男人。那男人便让女友坐在靠里的椅子上。男子三十多岁,乾乾净净,很健谈,一边问着女友焗油的要求,一边夸着女友漂亮,但女友始终保持深沉,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店里两个女的。

大大们应该知道,内地的色情业,以发廊、洗脚店为掩护,因为是隐蔽的,所以都有正常的营业项目。为女友焗油的应该是撑门面、负责技术活的,而那两个女的,就是暗娼,叫洗头妹。我在沙发上等着,两个洗头妹就开始调戏起我来了,真是报应啊!

【帅哥,洗头吗?看你那么帅,打七折!】一个洗头妹拉着我想让我坐到椅子上。

【不,不,不用 】我也结结巴巴。

【小弟弟,女朋友在,不敢了?哈哈!】坐着的洗头妹豪放的靠过来,用露出三分之一奶子的胸部蹭着我的手臂。

【不用,用不着的,我等着就行。】我也有点心猿意马,毕竟是两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衣着暴露,行为放荡。

【彦!要一个小时了,等会来接我吧!】女友从镜子里怒目斜视,我立即听话的站起身,离开。洗头妹也知趣的放过了我。

发廊外面是街边花坛,我在花坛里无聊无聊的逛着,却看到刚刚在小吃店摸我女友的猥琐胖子进了女友焗油的发廊!他一直跟着我们!

(九)水上乐园补续(下)

胖子进了发廊,两个洗头妹迎了上来,不久,胖子就坐在中间的理发椅上。
女友一看是他,紧张了起来,不过洗头妹吸引了他的性趣。不多时,又有一个中年人进了发廊,和另一个洗头妹说几句后就进了发廊的后堂。现在没有洗头妹骚扰了,我还是陪着女友吧!

女友没有再赶我出去,我也就翻翻杂志。女友很漂亮,虽然打扮随意,但是比边上的洗头妹更性感。为她焗油的师傅,、也很专业,手势熟练、动作俐落,在焗好女友后面的头发后,从梳妆台下层的隔板上拿出一面小镜子,让女友看效果,女友很满意,师傅就将镜子放回了隔板。问题就在镜子上!

放下后的镜子是竖着的,在隔板上正对着理发椅中间,也就是女友的下身。
女友还在和师傅讨论着色泽、光亮度时,师傅的眼神已经开始瞄那面镜子了。看似一本正经,原来也是色中高手,一定有不少姑娘少妇的底裤让他瞄去了!
边上的胖子虽然在享受洗头妹的服侍,但还是会常常瞄女友的大腿,而且是一边看着女友的大腿,一边偷摸洗头妹的大腿。哈哈,他一定在意淫女友!
他也发现了镜子的用处,不久,师傅的工序完成了,要女友等色彩阴乾。这个需要等,女友打起了哈欠,本来紧紧并拢的双腿也慢慢地放松了,一会儿就成了正常的姿势,双膝分开了20厘米左右,女友对面的镜子清晰地记录下了开合的美妙一刻。

胖子的眼睛越睁越大,连洗头妹按他的头,他都不愿意移开,他知道女友没有内裤,和我一样也在期待着女友的暴露。镜子里,女友的粉色短裙渐渐地遮不住她的私处,雪白的大腿内,一小撮黑色逐渐清晰,女友的阴毛暴露了,胖子和我几乎同时咽口水。

焗油的师傅从里间洗完手出来,视线直接定格在镜子上,三十多岁的他竟然也呆了一下,然后装作摆弄杂物,离镜子越来越近了。他的角度,比我们更好的窥着女友的阴部,一定看清女友的缝隙了!

焗油师傅和胖子的眼福是被洗头妹打破的,一句谁比谁漂亮的问话让女友正了正坐姿。胖子也把后脑勺靠在洗头妹胸部,生硬的说到【当然你漂亮】引得女友不屑的杨了扬眉,难道女友在吃洗头妹的醋?

焗油师傅让女友到里屋去洗头发,我也顺便张望一下。后屋有两个洗头的水斗,挨得很紧,另外还有一个楼梯,打炮应该就在上面。

女友背靠水斗,焗油师傅为她洗着,躺着的女友非常性感,焗油师傅还不时地瞄着女友的胸口,这个角度,应该可以看到嫩嫩的乳肉吧!他还趁擦脖子水痕的机会,用手背从女友胸口处扫过,女友也没什么反应。

这时,胖子也耗了一个钟,洗头妹带着他来洗头了。胖子故意和女友贴得很近,粗糙的大腿隔一会儿就挤一下女友的大腿,女友没有地方躲,只能忍,到最后就像是贴着女友的大腿。

胖子比女友先好,洗头妹先出里屋,胖子站起身接着出门。就在站起身的一瞬间,胖子一个拌跌,失去重心,向前一倒,右手胡乱一抓,正好勾住女友的裙摆向上一掀,哇!女友正面的裙子整个翻了上去,从大腿到小腹,幼弱的阴毛,甚至粉红色的缝隙,通通暴露在两个陌生人面前。

女友【哇】的一叫,人坐起去翻裙摆,却不巧焗油师傅也想去扶她,结果女友的乳房撞在师傅手掌上,师傅的手指还曲了一曲。胖子一边盯着女友暴露的阴户,一边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仔细地翻好女友的裙子,还顺手摸了下女友的大腿!

【没见过你这种人!】

【对不起!】

【小心点。】女友也只能认吃亏了。

胖子得意的瞟了瞟我,结好帐,拍了拍洗头妹的屁股,出去了。焗油师傅给女友洗完头发,也让女友回前屋。我听见师傅对女友说:【很开放啊,内裤都不穿。怎么样,到我这里做吧 】靠,他把女友当洗头妹了。

女友也不解释,就说:【有穿,你看错了,看错了!】

师傅在帮女友吹着头发,刚刚做完一个钟的洗头妹又来打我主意,女友神色不善了。不一会儿,传来上下楼梯的声音,刚刚上去打炮的野鸳鸯下来了,调笑中送走了中年人后,也找我解闷。

女友看不下去了,【彦,要好了,把帐结了,到外面等我!】女友想在洗头妹前找回感觉。

我当然听女友的,付了钱,遛出了发廊。快十一点了,街上没什么行人,偶尔的车辆也是急驶而过。发廊外的花坛又黑又暗,走到人行道上,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没人呀?再仔细看看,靠近发廊那一边的花坛里藏着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向发廊里打量着。是胖子!

花坛是两个拉长的u型拼成的,中间开了两米来宽的出口。花坛种的多是一米多高的植物,很密,加上地基,正好和我视线齐平。几张长椅围在花坛里,胖子就躲在长椅边的花坛后,他看着发廊,应该是眼馋我的女友。

女友头发吹乾后,出了发廊,焗油师傅还和女友说了什么,弄得女友尴尬的匆匆离开。女友没有看到我,就走向人行道,这正好要穿过花坛。我躲到人行道的行道树边,想看看胖子到底要干什么。

花坛里的胖子也卯着女友,女友走进花坛,注意力在人行道上,所以没看到胖子。胖子就在女友要出花坛的时候,从长椅边窜出,从女友身后抱住了她,将女友向花坛深处拖。

【哇!喔 】女友惊慌失措。

胖子一手抱着女友的腰,一手捂住女友的嘴,女友也奋力抵抗,一只手拉着胖子捂着嘴的手,一手用肘击打胖子。胖子吃痛,竟将抱着女友腰的手向下伸,抓住裙子的下摆向上一扯,掀起裙摆,然后顺着女友用力的方向将女友向人行道推!就看到身材姣好的女友,身体正面小腹以下全部暴露,细细的长条型阴毛、嫩白的大腿,挣扎中时开时合的阴部,在街灯下格外醒目。女友又一次暴露了!
胖子还在用力,女友却开始要往后退了。胖子也是吓吓她,先不动,在女友的耳边说:【逃,逃啊!信不信我脱了你裙子,让你随便逃!】

女友【喔 喔 】的摇着头,惊恐万分,暂时不动。

【不逃了?确定?】胖子把女友的裙子掀得更开,而且用脚伸进女友两腿间向一边分了分,露出女友的阴部。

【嗯嗯 】女友立即点头,眼神充满祈求,胖子这才放心将女友往里拖。
只见人行道边的花坛间,一个女生下身赤裸、双腿分开,身后一个中年胖子贴着她的背,抱着她的腰,将她拉进花坛,消失在路灯灯光下。

我躲到树丛边,通过树丛向里张望着。女友已经被胖子拉到了最里面的长椅上,胖子板过女友的头,啃着女友的脸,女友的裙子依然掀高着,双腿分开,胖子的手在女友胯间抠摸着。

【内裤都不穿,骚娘们,想挨操,是不是?】

【喔,嗯,不 是!嗯 】

【排队时摸几下就出水了,还不骚!】

【没有,不是的!不是!】女友的下身被玩弄着,声音也变了。

【还不骚,骚货,大爷干死你!】胖子吻上了女友的嘴唇,不停地抠着女友的阴道,另一只手摸上了女友的胸部。没几下,找到拉链,一拉,t恤从胸前分成两半,摸上胸罩,向上一推,女友的双乳露了出来!

这是大街上!女友几乎被人剥光了!不行,太危险了!女友要我等她的,我不能放任,如果有人经过,如果报警,那怎么办?

就在我犹豫的一小会儿,胖子已经褪下沙滩裤,撅着屁股趴在了女友身上。
女友双腿大开,双乳乱晃,只听到胖子【噢】的一声低吼,女友接着【嗯】的一下。插进去了?

我不顾了,跑远了几步,大声喊:【蓉蓉!蓉蓉!】花坛里立刻安静下来,然后【窸窸窣窣】一阵,一条黑影从花坛后面窜了出去。不久,女友也叫唤道:【彦,彦,救救我!我在这里!】

我跑进花坛,女友正在整理衣服,一看到我,扑了上来:【我怕,有人欺负我 】

【怎么了?】

【怕,不要 刚刚没看到你,就有人把我硬拉到里面,还摸我 要脱我衣服 这里好痛 】女友指着手臂,可能刚刚拉她的时候捏得紧了。

【不怕,不怕,帮你揉揉。其它还有吗?】我一边揉着女友手臂,一边问。
【没有了。老公,好痛,还好你来了 】女友抱紧了我,渐渐地平静。
【我去揍他,往哪里逃了?】我装作愤愤不平。

【不要了,没看清,不知道。不要去了,不要离开我 】女友像只受伤的小白兔,怜爱得很。

【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走远的。】我自责道。

【不怪你,不怪你,不应该赶你出来的,里面的女人像要吃了你一样,我看不下去。】女友还是满坦白的。

【没事,没事。回家吧,再不送你回去,爸爸妈妈又要话多了。】我抱着女友,女友柔软的身子、怜惜的神态,让我也蠢蠢欲动。

【嗯,再抱一会儿 头发漂亮吗?】女友渐渐地恢复了。

不知道凌辱女友的嗜好加上女友逆来顺受的性格,会有怎样的未来呢?希望大大们建议啊!